FTA, ECA, ECFA, 關稅, 關稅查詢, 自由貿易, 自由貿易協定, 自貿協定, 貿易協定, 兩岸經貿協定, 兩岸貿易協定, 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 FTA入口網, FTA關稅, 台星協定, 台新協定, 新加坡協定, ASTEP, 台紐協定, ANZTEC, 關稅協定, 台灣FTA, 台灣ECA, 台灣關稅, 台星經濟夥伴協定, 經濟合作協議, 中美洲5國FTA, 中美洲FTA, 台巴FTA, 巴拿馬FTA, 台瓜FTA, 瓜地馬拉FTA, 台尼FTA, 尼加拉瓜FTA, 台薩FTA, 薩爾瓦多FTA, 台宏FTA, 宏都拉斯FTA, 台日投資協議, 台日電子商務合作協議, 台日FTA 臺灣 ECA | FTA 總入口網站
新聞與活動
2019/8/12
「新加坡公約」將有效因應基礎建設跨境商業爭議
  • 基礎建設項目往往非常複雜,除了要嚴謹規劃這些專案外,建立良好的國際爭議解決機制同樣重要,以因應長期建設過程中可能出現的跨境商業爭議。
  • 新加坡副總理兼財政部長王瑞杰本(2019)年8月7日在「新加坡調解公約」(Singapore Convention on Mediation,簡稱新加坡公約)簽約儀式和晚宴致辭時說明調解機制對全球經商環境帶來的效益,王瑞杰表示調解側重解決問題不是決定誰對誰錯;他舉例,全球對基礎建設的需求龐大,亞洲開發銀行(Asian Development Bank)估計在2016年至2030年,單是發展亞洲的基礎設施就需要投資26萬億美元,這類基礎建設項目通常會牽涉多方利益、多個司法管轄區和合約,若是出現跨境商業糾紛,不只是巨額投資會蒙受損失,國家經濟和社會政治也會受影響。
  • 王瑞杰表示,一旦啟動訴訟或仲裁程式,糾紛一般會被拖延,使項目停滯不前,所以能儘早解決問題是最理想的。「調解是化解這類糾紛的一個很好選擇,因為它側重於解決問題,而不是決定誰對誰錯。它試圖以一種不破壞關係,並允許專案繼續進行的方式解決問題。」為此,新加坡在涉及基礎建設專案的糾紛中一直鼓勵使用調解途徑,包括在去年推出新加坡基礎設施爭議管理協定(Singapore Infrastructure Dispute-Management Protocol);儘管調解存在諸多好處,多年來卻因和解協議的約束力不明確,未能獲得廣泛採用。新加坡公約的制定因此變得極為重要。
  • 然而,簽署新加坡公約遠不止於促進跨境商業調解。王瑞杰說,以規則為基礎的國際秩序是全球和平與穩定的重要支柱,但如今正面臨壓力。在他看來,新加坡公約能獲得許多國家的大力支持,彰顯各國對維護現有秩序的共同承諾。王瑞杰表示:「所有國家都受益於以規則為基礎的國際秩序。它使關係和問題可以依據商定原則處理,結果也容易預見。如此一來,無論大國還是小國,他們的利益都會被考慮在內。」

 

備註:經濟部駐外單位為利業者即時掌握商情,廣泛蒐集相關資訊供業者參考。國際貿易局無從查證所有訊息均屬完整、正確,讀者如需運用,應自行確認資訊之正確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