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TA, ECA, ECFA, 關稅, 關稅查詢, 自由貿易, 自由貿易協定, 自貿協定, 貿易協定, 兩岸經貿協定, 兩岸貿易協定, 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 FTA入口網, FTA關稅, 台星協定, 台新協定, 新加坡協定, ASTEP, 台紐協定, ANZTEC, 關稅協定, 台灣FTA, 台灣ECA, 台灣關稅, 台星經濟夥伴協定, 經濟合作協議, 中美洲5國FTA, 中美洲FTA, 台巴FTA, 巴拿馬FTA, 台瓜FTA, 瓜地馬拉FTA, 台尼FTA, 尼加拉瓜FTA, 台薩FTA, 薩爾瓦多FTA, 台宏FTA, 宏都拉斯FTA, 台日投資協議, 台日電子商務合作協議, 台日FTA 臺灣 ECA | FTA 總入口網站
新聞與活動
2018/1/4
新加坡媒體刊登讀者投書,認為我推動「新南向政策」新加坡可做為我重要堡壘

一、 新加坡聯合早報本(107)年1月1日刊登NUS LKY SCHOOL(新加坡國立大學李光耀公共政策學院)碩士生劉士毅以「台灣新南向政策的機會之窗」投書。文章內容表示1979年中國大陸改革開放後,臺灣企業資金湧入中國大陸,政府為了阻擋這股對中國大陸投資熱潮,鼓勵企業界轉向東南亞投資,稱為南向政策。但當時中國大陸積極招商,給予台商許多投資優惠條件,加以1997年金融危機時,許多在東南亞的台商蒙受損失,而在中國大陸的台商卻不受影響,台商因此仍選擇到中國大陸投資,使得南向政策的成效不佳。
二、 2016年民進黨再度執政,宣佈推行「新南向政策」,主要著眼東協地區經濟發展情況良好,未來經濟潛力巨大,同時為了避免過度投資及依賴中國大陸,鼓勵台商投資於東南亞各國、印度和斯里蘭卡等南亞國家以及澳大利亞與紐西蘭。與新加坡相似,臺灣經濟主要是依賴出口貿易。國際貿易是臺灣的生存命脈,近10年來,對外貿易依存度約為120%,相較其他貿易夥伴如美、日的20%、中國大陸的40%和韓國的70%,高出甚多。但臺灣因為國際政治的因素,未能與多國簽署自由貿易協定(FTA),至目前只有七個FTA,自由貿易覆蓋率僅為9.7%,遠低於日韓及新加坡的23%至77%。因此,對於推動加入國際與區域貿易組織、開展與區域國家全面交流不遺餘力,新南向便是其中的一項主要政策。
三、 目前,中國大陸、東協地區為臺灣的第一及第二大貿易夥伴,為推動兩岸經濟及貿易交流,於2010年已由臺灣的海峽交流基金會與中國大陸的海峽兩岸關係協會商談,並簽署了《海峽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定》(ECFA)。此外,臺灣也積極對外拓展和其他貿易夥伴的關係,擴大貿易自由化範圍。臺灣領導人不分黨派,都支持加入倡議中的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等區域經貿組織,突顯這攸關臺灣生存的國際經濟策略。
四、 2016年,民進黨執政後策劃推動「新南向政策」,目的即在強化臺灣對東協地區、印度等南亞國家及澳洲、紐西蘭的整體關係,更是拓展臺灣經貿觸角的主要工具。新政府更強調,新南向政策是臺灣的「亞洲區域戰略」,具有高度的包容性,並非和區域內的RCEP、中國大陸的「一帶一路」或日本印度的「自由走廊」競爭對抗,而是相輔相成,建立互惠互利的關係,促進經濟增長,改善人民的生活。整體而言,新南向政策包含經貿合作、人才交流、資源分享、區域鏈結等四個面向,另也聚焦於產業人才發展、醫藥衛生領域的合作與產業鏈發展、創新產業合作、區域農業發展、新南向論壇與青年交流平臺等「五大旗艦計畫」,以及公共工程、觀光與跨境電商等「三大潛力領域」。不可諱言,新南向固然商機無限、潛力無窮,包含18個國家、23億人口,超過全球人口總數30%。其中,東協10國的GDP,預估到了2020年將倍增至4.7萬億美元,可望超越歐盟的GDP總值。但臺灣與各國在人口、宗教、經濟發展、產業主力、發展水準等各方面差異極大,台商如何因應新南向國家個別差異,掌握各國消費偏好與產業版圖的變化,發掘潛在商機及合作面向,的確是將來重要的挑戰與工作。
五、 中國大陸的「一帶一路」專案,在東南亞及南亞肯定會產生很大的經濟影響,也衍生許多商業機會,台商可於這發展洪流中得益。因此,台商在新南向所涵蓋地區中如何爭取商機,需要精准的判斷與決策。東協國家中,新加坡無疑是耀眼的一顆星星,是臺灣第五大貿易夥伴及第四大出口市場,與臺灣經貿關係緊密,新台雙方更具有長年實質深厚的互動情誼。另一方面,新加坡在區域經濟具備重要優越地位,是全球最國際化的國家之一、市場開放、法治透明健全、高效廉潔,以及東南亞最重要的經貿門戶等。更為重要的是,新加坡是目前在東南亞唯一與臺灣簽署雙邊經貿協定(ASTEP)的國家,且新加坡同東協自由貿易區(AFTA)、澳洲、紐西蘭、印度等新南向國家均簽有經貿協定,可以成為台商利用此一優勢前進東南亞,甚至全球市場的機會之窗。
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去(2016)年11月14日表示,今(2017)年東協主題為「韌性與創新(Resilient and Innovative)」,提醒成員國要在全球環境不確定因素升高下保持團結,加強新加坡與鄰近國家合作,充分把握龐大商機。因此,新加坡除了可成為臺灣推動「新南向政策」的重要堡壘,也是臺灣與新南向所涵蓋國家分享臺灣農業、醫療技術等優勢的重要據點。雙方更可進一步思考結合新加坡所推出的智慧國政策、中國大陸重點發展的「人工智慧」專案,與臺灣電子資訊科技產業共同發展,創造三贏局面之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