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TA, ECA, ECFA, 關稅, 關稅查詢, 自由貿易, 自由貿易協定, 自貿協定, 貿易協定, 兩岸經貿協定, 兩岸貿易協定, 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 FTA入口網, FTA關稅, 台星協定, 台新協定, 新加坡協定, ASTEP, 台紐協定, ANZTEC, 關稅協定, 台灣FTA, 台灣ECA, 台灣關稅, 台星經濟夥伴協定, 經濟合作協議, 中美洲5國FTA, 中美洲FTA, 台巴FTA, 巴拿馬FTA, 台瓜FTA, 瓜地馬拉FTA, 台尼FTA, 尼加拉瓜FTA, 台薩FTA, 薩爾瓦多FTA, 台宏FTA, 宏都拉斯FTA, 台日投資協議, 台日電子商務合作協議, 台日FTA 臺灣 ECA | FTA 總入口網站
新聞與活動
2018/10/31
新加坡媒體刊登「中美貿易戰:東南亞的機遇與風險」文章
  • 新加坡聯合早報本(2018)1029日刊登新加坡尤索夫伊薩東南亞研究院(ISEAS)客座高級研究員及丹麥駐新加坡前任大使Joergen Oerstroem Moeller以「中美貿易戰:東南亞的機遇與風險」為題發表文章指出,川普當選美國總統前曾明言,前任總統簽署之不良貿易協定將讓美國吃虧,美國需要公平貿易,非自由貿易,惟並未具體說明其意義。川普就職以來,啟動重新談判貿易協定,並對中國大陸進口產品徵收關稅,中國大陸亦對此進行報復。雙方相互威脅又表示要談判,化解貿易戰前景不明朗,此對東南亞國家而言,最重要係針對會如何捲入貿易戰、蒙受多大影響、是否迎來轉機等達成一致共識。
  • 中美貿易戰衝擊全球化經濟,因許多國家製造商透過中間產品為最終產品作出貢獻。亞洲國家已建立強大供應鏈,中國大陸向其他國家進口中間產品,組裝成最終產品出口至美國。依據惠譽國際調查顯示,因供應鏈而最可能受貿易戰打擊者,係向中國大陸供應半導體產品之韓國、日本及臺灣,以及向中國大陸供應機械零組件和通信設備零組件之越南及馬來西亞。
  •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首席經濟學家本年7月表示,若貿易壁壘成為現實,全球產出可能下降約0.5%,美國經濟「尤其脆弱」。一名中國大陸官員本年9月表示,美國對所有中國大陸進口產品徵收關稅,對中國大陸經濟之負面影響約占GDP0.7%。前述說法未能反映整體情況,因相關政府可實施國內經濟政策,以彌補貿易戰之負成長效應。截至目前,有消息指中國大陸打算刺激經濟,而美國將補償農民,以緩和經濟成長下滑之影響。
  • 中美貿易戰對包括東南亞在內之其他國家經濟成長影響,與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和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相比,係小巫見大巫。對東南亞而言,更重要係長期之間接影響。美國徵稅將導致消費價格上漲,將間接降低東南亞消費,導致此外溢效應係因在美國銷售之最終產品,係以自其他亞洲國家進口之零組件「在中國大陸製造」。
  • 據統計,亞洲區域內貿易占貿易總額57.3%,且比重正在上升;其中大部分係進入中國大陸之零組件。區域內外國直接投資占外國直接投資總額比率,自201548%上升至201655%,其驅動因素之一係東南亞企業預計美國市場將繼續對中國大陸產品開放,此亦保證中國大陸對其他國家零組件需求,企業因而作出相應投資。因此,部分專注於亞洲供應鏈-由中國大陸負責最終組裝產品供應美國消費之業者可能將受到影響。
  • 中美貿易戰對東南亞國家的正面影響則包括三方面:(1)在美國市場取代中國大陸製產品機會;(2)在中國大陸市場取代美國製產品;(3)東亞朝向自給自足經濟主體轉變之機遇,即東亞擁有自己商業週期,並生產越來越多內需消費產品。
  • 關稅將導致美國市場貿易轉移。東南亞產品因未受貿易戰影響,相對較為便宜,爰東南亞製造商須大力推銷其產品。例如馬來西亞對美國出口電子設備(94億美元)和機械(24億美元)比重可能將增加,菲律賓亦將出現類似情形。至於在中國大陸市場,因中國大陸透過提高對美國產品壁壘進行報復,類似貿易轉移亦會出現。中國大陸報復清單包括農業和天然資源,東南亞可提供美國替代品,另一可能受惠產品係棕梠油,將取代中國大陸自美國進口之大豆。對東南亞而言,貿易戰提供專注於東亞供應鏈為東亞生產產品之機會。鑒於東亞經濟成長和消費日後將高於美國,此機遇可能是好事。
  • 貿易戰主要影響美國消費者、中國大陸跨國企業及中國大陸製造商,中美兩國經濟成長將因此略為下降。東南亞部分經濟領域短期內可能亦將蒙受損失,然整體而言,對東南亞中長期影響可能是正面。長遠而言,東亞供應鏈擴大至全亞洲,將強化亞洲優勢,亦將導致美國面對更嚴重經濟和政治成本。亞洲國家若建立起區域供應鏈,將可按照自己利益擬定規則,最後美國跨國企業可能是最大輸家,最大贏家將是東南亞。

 

備註:本部駐外單位為利業者即時掌握商情,廣泛蒐集相關資訊供業者參考。本局無從查證所有訊息均屬完整、正確,讀者如需運用,應自行確認資訊之正確性。